当前位置 : 主页 > 科技 >

巨兽谷歌的新战争:打造AI世界的安卓?

发布时间:2017-10-02 12:03  浏览量:

巨兽谷歌的新战争:打造AI世界的安卓?

(当别的公司在追逐热点时,谷歌的目标是消灭盲点。图/视觉中国)

  记者 谢丽容 刘以秦 周源/文 谢丽容/编辑

  市值已经高达6432亿美元的谷歌高处不胜寒,它以AI置换全身血液循环系统只是第一步,这家公司下一步希望成为AI通用世界的主宰者

  2011年,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去世之前,忠告时年38岁的拉里·佩奇,谷歌想要做的太多了。佩奇反驳:“是你做得还不够多。如果我们只是在做以前做的事情,不尝试新的东西,我会有一种犯罪感。”

  谷歌大脑(Google Brain)总负责人、谷歌成长过程中的关键人物Jeff Dean在今年接受《财经》记者专访时确认了这一说法。他说,谷歌对未来的探索是彻底、全面的,“每一块砖头我们都要翻开来看一下”。

  当别的公司在追逐热点时,谷歌的目标是消灭盲点。

  不过,佩奇也承认,从某个角度来说,乔布斯是对的:他只能管理那么多业务,而有太多的事情会在这个过程中出现问题。

  为了支撑谷歌这个市值已经接近6500亿美元的巨兽继续快速奔跑,尽量避免摔跤,2015年8月,佩奇宣布成立一家名为“Alphabet”的控股公司,Alphabet成为谷歌的控股母公司,原“Google”公司只负责搜索业务、安卓、YouTube以及其他几个业务。

  与谷歌平行的还有一系列按照业务线独立出来的全资小公司,这些公司业务前沿,创新力度颇大,最有名的是无人驾驶。

  这场架构重组持续了两年之久。今年9月,谷歌提交给美国监管部门的一份文件显示,Alphabet创建了一家名为XXVI Holdings的控股公司,将Alphabet及其所有公司纳入其中。除此之外,谷歌本身也将变成一家有限责任公司,Alphabet认为这样更适合它作为子公司的身份。

  谷歌官方表示,此举表明他们从2015年开始的重组终于完成了。

  重组的目标在于为巨兽减负,提升活力。佩奇在宣布重组决定之时曾称,要谨防谷歌变成一个循规蹈矩、安于守成的公司。“你需要让自己有一些不安分,以继续保持与行业挂钩。”

  Alphabet意义独特。Alpha表示一个投资组合相对于大盘指数在给定时间内的性能优势,bet意为赌注,连起来解释就是——新公司成立和组织调整,是一次回报高于大盘的主动式下注。

  谷歌手里的筹码是AI。这两年间,谷歌同时调整了技术和业务战略方向,从“Mobile First”战略,全面转向了“AI First”。

  Jeff Dean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AI对于谷歌来说,不是一个业务,也不是一个目标,而是重塑谷歌生态的血液循环系统,谷歌的每一个产品业务都将基于AI。

  他认为,谷歌在未来仍将是一个能够保持高增长的公司,这取决于两点:一是谷歌有全世界最多最优秀的人才;二是能继续创造出让全世界数以十亿以上的人群使用的产品。

  轻装上阵

  当一家公司主导了整个市场时,它就必须开始寻找新的成长点了。谷歌为期三年的架构重组也正基于此

  2015年8月10日,Google宣布重组为Alphabet并采用新的运营架构;同年10月2日,Google宣布从2015年四季度起,Alphabet的财报分为Google和其他业务两部分。

巨兽谷歌的新战争:打造AI世界的安卓?

  Alphabet业务结构的特殊之处在于,这家控股公司本来就是在Google的基础上诞生,从2015年二季度开始改变架构至今,Google占据了Alphabet整体营收中的大头,占比始终保持在99%之上(除了2016年第四季度这一数字为98.995%)。与Google并列的是那些“疯狂”的创新业务。

  Google的业务收入又分为三个部分—— Google自己带来的广告收入、Google合作伙伴的广告收入,及其他收入。2017年二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,三者对应的份额为71.52%、16.49%、11.99%。也就是说,广告收入占据了整个Google营收的近88%。

巨兽谷歌的新战争:打造AI世界的安卓?

这也是为何外界一直批评谷歌“实际上是一家广告公司”的根本原因。

  宣布重组之后,谷歌市值直接飙升了250亿美元,Alphabet的整体财务情况也良性发展,尤其是营收方面。2017年二季度营收达到260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21%,这个数字优于华尔街乐观估计的256亿美元。

  一些长期跟踪Alphabet市场表现的投资者和分析师表示,Alphabet已经是体量庞大的超级大象,却竟然还能保持两位数的营收增长,保持狂奔状态,实在太可怕了。

  从资本角度看,成立Alphabet好处是明显的。此前,分析师对谷歌采用传统的大型公司估值方式,根据整体的收入、利润、成长性以及每股盈余来计算估值,这种方式对现阶段的谷歌投资布局创新业务相当不利。在早期,这些业务不仅不能给谷歌带来收入,还带来巨大成本,稀释利润。

  目前被独立出来的子公司包括了研究如何延长人类寿命的子公司Calico;高速光纤网络Access & Energy;智能健康公司Life Science;2014年32亿美元收购的智能家居公司Nest,谷歌眼镜也被划到该部门;谷歌研发核心部门X实验室,此前谷歌诸多新业务都来自于此,包括Wing无人机、无人车以及谷歌眼镜,另外还包括谷歌风投业务GV与Capital等。

  这些高风险的疯狂项目如果总是需要在Google的框架下进行,就会受到投资者和华尔街的制约, 是极不自由的。

  采用新的架构之后,分析师可以采用另一种通常用在多元化控股公司上的SOP(Sum Of Parts)估值法,这种估值的好处是,可以用各子公司的估值之和来计算控股公司的总体价值,引导投资者关注创新业务。

  但从业务的角度来说,谷歌称,是为了能够让其他“疯狂”的业务有更好的成长空间。

  控股公司控制下的各个企业,在法律上都是各自独立的经济实体,它们同控股公司在经济责任上是完全独立的,相互之间没有连带责任。因此,控股公司中各企业的风险责任不会相互转嫁。

  此外,这种松散的业务架构本质上是独立各业务线,明确责任,让各公司运作更加透明,每个子公司的成本和业务成绩一目了然。鼓励创新,优胜劣汰。

  谷歌前高管李开复当时公开评论此事,认为谷歌的此次重组主要是为了回应华尔街批评公司不专注不透明(投资健康、长寿、汽车领域),提供各个子公司运营数据,第二个则是降低Google之外领域负面影响主营业务(如汽车业务导致的亏损、诉讼等),第三个是Google品牌用于互联网业务,别的方面业务应有别的品牌,以及有更多内部升迁机会。

  Alphabet的CEO是佩奇,董事会主席为Sergey Brin,他们主要职责是为下面的子公司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,外加分配整个集团的资源以及对每个子公司Excutive团队的绩效评估等。